染梦幽雪

楼诚~蔺靖~凌李~谭赵~杜方~荣霖~

截屏成功!!!太开心了!!!!!

已闪瞎。
期待十月二十二日的生日会哦~
割易大爷的脐带😏

这波狗粮我吃!!!
你们最近也太甜了吧?!~( ̄▽ ̄~)~

凯凯生日快乐!

其实挺后悔我为什么没早认识凯凯的,现在更希望在他困难的时期能够陪他共同度过。在他最红的时候关注他,了解他,实乃三生有幸,凯凯感谢影迷们,而我这个影迷更想感谢他,让我有幸认识如此优秀的凯凯,感谢他带给我们的所有作品和欢乐。不管以后发生什么,我都不离不弃,永远支持我最爱的这位王可爱演员😏我也永远不会忘记我们的口号,和凯凯一起细水长流!一直流下去,长长久久!(。・ω・。)ノ♡此心不变,永远爱着王可爱,永远爱着小狮子(⑉°з°)-♡
       最后,祝凯凯生日快乐!事业一帆风顺,永远开心快乐,心想事成😘爱你哦~😍【比心】

【心中楼诚日常】新年

     今天是一九四九年的最后一天,巴黎的星空格外美丽,皎洁的月光照在花园里的秋千上,明楼正好坐在那个位置上,阿诚坐在旁边,打着瞌睡。他们吃完饭后就坐在这里闲聊,十指相扣。
     “大哥,这都十一点了,你什么时候睡觉啊,困死我了……”
     “不着急。”
     “还不着急啊?你不困我还困呢,我走了,晚安。”阿诚挣扎着要起身。
     “你给我坐下。”明楼又把他按了回去,紧紧的抱着阿诚,在他耳边轻声道:“再陪我坐会儿。”
     阿诚看着抱着自己的明楼,不由得感叹,真是世事无常,现在,明家四姐弟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活在这个世上了。
      “阿诚,咱们明家已经挺过了最艰难的岁月,为什么大姐和明台却在这相对和平的日子上栽了跟头?”
      “唉,大哥你也说了,这只是相对和平的世界,前几年的斗争形势,也不是很轻松。”
      “可是……”
      “好了大哥,别再想了,要不然一会儿又该头疼了。”
      明楼放开了阿诚,向后靠着椅背,轻轻地摇着秋千,面无表情,看不出他此时是喜还是忧。
       “阿诚,以后就只剩下我们了。”
       “是啊,咱们以后,就要相依为命了。”
       “你能不把咱们说的这么惨吗?”
       “这本来就是事实。”阿诚一脸无辜,故做委屈道:“我以后,只能跟你明大少爷过了。”
       “我怎么越听越觉得你已经嫌弃我很久了。”
       “是啊,你挣钱少就算了,还懒得干活,家里的哪个家务活是你干的啊?我这双又修长又白嫩的手天生就是用来画画的,你却让我用来干家务。我这么帅,这么有气质,本来就应该过少爷的生活,现在逼得我不得不赚钱养活你明大少爷,你以后要是再压榨我,我可就跟着别人走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压的就是你!明楼心想。不过阿诚后面的那句“跟着别人走”可真是伤了明楼的心。
      “嘿,你这小子要上天了啊!三天不打,上房揭瓦!”明楼虽然这样说,但是他没有要打阿诚的意思,满脸宠溺地看着他。
      “我说话坦诚而已。”阿诚笑得纯良无害。
      明楼看着阿诚的笑容,渐渐的靠近他,此时两人的脸离得很近,明楼的胳膊撑在阿诚身边,缓缓地露出了一个邪魅的笑容:“好啊,那今天晚上,我就让你知道,说话坦诚的‘好处’是什么。”
     阿诚一看,大事不妙,想要赶紧起身逃跑,可明楼怎么会让如此美味的阿诚逃走呢?
     “大哥……唔……我错了……唔……”
     “现在认错,晚了。”于是,明楼抱起阿诚,向房间走去。
      此时,挂在客厅的钟表正在报时,发出沉闷的响声。明楼看了一眼表盘,时针和分针重合,指在了12上,这意味着现在已经是一九五零年一月一日零点了。
      明楼低下头,轻柔地亲了一下怀中的人。
     “阿诚,新年快乐。”
     “新年快乐,大哥。”
tbc.
    
      话说本来是想发个楼诚深夜六十分,但是发晚了……嗯,学生党真是伤不起……上了一天的课。
    
      文风么,嗯,就是这样平淡,虽然很想污起来,但是很遗憾,我写耽美文,从来没写过h,一个字也没写过,(尽管看了很多肉文)so……反正楼诚日常,我是更定了!这篇好像有些短→_→,表打我(>﹏<)。
       下一篇,估计是BE,虽然我是一个经常写HE的人……